新浪1分彩的官网欢迎您的到來!

歷史文化
歷史
世界歷史
文化歷史
歷史評論
歷史探討
歷史動態
歷史專題
歷史小說
地方志
國學典籍
歷史人物
歷史云
網址寶庫
現代
民國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國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晉朝
三國
漢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遠古
國學典籍
  • 欄目
  • 頻道
  • 本站
  • 最新文章

文心雕龍

《文心雕龍》是中國南朝文學理論家劉勰(xié)創作的一部理論系統、結構嚴密、論述細致的文學理論專著。成書于公元501~502年(南朝齊和帝中興元、二年)間。它是中國文學理論批評史上第一部有嚴密體系的、“體大而慮周”(章學誠《文史通義·詩話篇》)的文學理論專著。 劉勰《文心雕龍》的命名來自于黃老道家環淵的著作《琴》。其解《序志》云:“夫文心者言為文之用心也,昔涓子(環淵)《琴心》,王孫巧心,心哉美矣,故用之焉?!?br />
全書共10卷,50篇(原分上、下部,各25篇),以孔子美學思想為基礎,兼采道家,認為道是文學的本源,圣人是文人學習的楷模,“經書”是文章的典范。把作家創作個性的形成歸結為“才”、“氣”、“學”、“習”四個方面?!段男牡颀垺愤€系統論述了文學的形式和內容、繼承和革新的關系,又在探索研究文學創作構思的過程中,強調指出了藝術思維活動的具體形象性這一基本特征,并初步提出了藝術創作中的形象思維問題;對文學的藝術本質及其特征有較自覺的認識,開研究文學形象思維的先河。全面總結了齊梁時代以前的美學成果,細致地探索和論述了語言文學的審美本質及其創造、鑒賞的美學規律。

文心雕龍作者簡單


劉勰(約465年—約520年),字彥和,生活于南北朝時期的南朝梁代,中國歷史上的文學理論家、文學批評家。漢族,生于京口(今鎮江),祖籍山東莒縣(今山東省莒縣)東莞鎮大沈莊(大沈劉莊)。他曾官縣令、步兵校尉、宮中通事舍人,頗有清名。

劉勰是中國歷史上的文學理論家、文學批評家,漢族,他曾官縣令、步兵校尉、東宮通事舍人,頗有清名。晚年在山東省日照市莒縣浮來山創辦(北)定林寺。劉勰雖任多種官職,但其名不以官顯,卻以文彰,一部《文心雕龍》奠定了他在中國文學批評史上的地位。

南北朝宋泰始初年(公元465年),劉勰生于京口(今鎮江),字彥和,原籍東莞(今山東省莒縣境內)。   祖父靈真,宋司空秀的弟弟。父親名劉尚,曾擔任越騎校尉。劉勰很早就成了孤兒,他發憤圖強,熱愛學習。因為家里太窮而沒有娶妻結婚,和沙門的僧人住在一起,十多年后,他對那些經文都很精通。他分門別類地整理了這些經文,抄錄下來,還為經文寫了序言。如今定林寺里面藏的經文,都是劉勰編寫修訂的。天監初年,劉勰開始擔任奉朝請,兼職做中軍臨川王宏的秘書,后升職擔任車騎倉曹參軍。擔任太末縣縣令時,政績清正廉潔。擔任東宮通事舍人時,劉勰向皇帝建議,祭天地應當同祭太廟一樣,只用蔬果,不用犧牲(牛、羊、豬),皇帝下詔命尚書討論此議,最終決定按劉勰的建議處理。后升任步兵校尉。

32歲時開始寫《文心雕龍》,歷時五年。  

卒年歧說甚多。一說卒于梁普通元年(公元520)和二年(公元521年)之間,一說卒于梁大同四年(公元538)和五年(公元539年)之間。

文心雕龍內容介紹


《文心雕龍》共10卷,50篇。分上、下部,各25篇。全書包括四個重要方面,由劉勰(xié)在江蘇省鎮江市南山寫下。上部,從《原道》至《辨騷》的5篇,是全書的綱領,而其核心則是《原道》《徵圣》《宗經》3篇,要求一切要本之于道,稽諸于圣,宗之于經。從《明詩》到《書記》的20篇,以“論文序筆”為中心,對各種文體源流及作家、作品逐一進行研究和評價。在有韻文為對象的“論文”部分中,以《明詩》《樂府》《詮賦》等篇較重要;在無韻文為對象的“序筆”部分中,則以《史傳》《諸子》《論說》等篇意義較大;下部,從《神思》到《物色》的20篇(《時序》不計在內),以“剖情析采”為中心,重點研究有關創作過程中各個方面的問題,是創作論?!稌r序》《才略》《知音》《程器》等4篇,則主要是文學史論和批評鑒賞論。下部的這兩個部分,是全書最主要的精華所在。以上四個方面共49篇,加上最后敘述作者寫作此書的動機、態度、原則,共50篇。

文心雕龍主導思想


《文心雕龍》提出的“辭約而旨豐,事近而喻遠”“隱之為體義主文外”“文外之重旨”“使玩之者無窮,味之者,不厭”等說法,雖不完全是劉勰的獨創,但對文學語言的有限與無限、確定性與非確定性之間相互統一的審美特征,作了比前人更為具體的說明。劉勰還看到,詩文的內容不是一般經典的道與理,而是和理、志、氣相聯系的“情”,其形式不是一般的言,而是和“象”與“文”相結合的有“采”之言。兩者的關系是:“情者,文之經;辭者,理之緯。經正而后緯成,理定而后辭暢?!彼鼈兿噍o相成,形成質文統一的完美的藝術。而這種統一在創作過程中是通過“神思”達到的?!吧袼肌笔莿③睦^《文賦》之后,對形象思維的進一步探索。劉勰看到了它本質上是一種自由的想象活動,對之作了生動的描繪,說:“文之思也,其神遠矣,故寂然凝慮,思接千載;悄焉動容,視通萬里。吟詠之間,吐納珠玉之聲;眉睫之前,卷舒風云之色?!痹谒磥?,“神思”雖受理的支配,但不象抽象的邏輯思維那樣受著概念的規定,而是“神居胸臆,而志氣統其關鍵”,與物、象、言相結合,始終在感性形象中運動,并伴隨著主體情感的體驗和自由抒發。書中說“夫神思方遠。萬涂竟萌,規矩虛位,刻鏤無形;登山則情滿于山,觀海則意溢于海,我才之多少,將與風云而并驅矣?!闭J為語言文學既再現著客體的物貌,又抒發著主體的情與理、志與氣。所以,劉勰側重從“體性”來劃分文學的風格,即所謂“才情異區,文體繁說”。劉勰對文學的形式也給予了極大的重視。從語言文學的角度總結了平衡、對稱、變化統一等形式美的規律。

儒家中庸原則是貫穿《文心雕龍》全書的基調。劉勰提出的主要的美學范疇都是成對的,矛盾的雙方雖有一方為主導,但他強調兩面,而不偏執一端。文中提出“擘肌分理,唯務折衷”,在對道與文、情與采、真與奇、華與實、情與志、風與骨、隱與秀的論述中,無不遵守這一準則,體現了把各種藝術因素和諧統一起來的古典美學理想。劉勰特別強調同儒家思想相聯系的陽剛之美,表現出企圖對齊、梁柔靡文風進行矯正的傾向。他關于“風骨”的論述集中地體現了這一點,對后世發生了重要影響。

以儒道思想為核心,《文心雕龍》中雖然也有某些思想的影響,但構成它的文學思想綱領及核心的,則是儒家道家的思想。它并不否認物質世界存在的真實性,卻認為在客觀現實世界之外,有一個先天地而生的“道”或“神”。這個“道”或“神”是決定客觀世界一切變化的無形的、最終的依據。劉勰認為“原道心以敷章,研神理而設教”(《原道》),正是圣人著述經典的根本原則?!吧竦涝O教”語出《易·觀·彖》:“圣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把超自然的、人格化的“神”及其在現實中的代理人帝王,視作理所當然的最高權威。根據這一見解,《文心雕龍》不僅進一步發展了荀子、特別是揚雄以來的“原道”“宗經”“徵圣”的觀點,并且將它貫穿到《文心雕龍》一書的一切重要方面,成為他立論的根本依據,給他的理論染上了一層經學色彩而且帶來了許多局限性。例如,他認為一切種類的文章都是經典的“枝條”。對當時的各種應用文都設有專目論述,卻對正在形成的小說不屑一提。

但是,《文心雕龍》在論述具體的文學創作活動時,卻拋棄了經學家的抽象說教,表現了樸素的唯物主義的文學觀;而且,對文學創作和文學批評、文學的特點和規律等一系列問題,提出了精湛透辟的見解,富于獨創性。因此它在中國文學理論批評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文學史觀


《文心雕龍》的文學史觀,認為文學的發展變化,終歸要受到時代及社會政治生活的影響。所謂“時運交移,質文代變……歌謠文理,與世推移”、“文變染乎世情,興廢系乎時序”(《時序》),把已往這一方面的理論提到一個新的高度。同時,劉勰也很重視文學本身的發展規律。在《通變》篇中,他根據揚雄關于“因”“革”的見解所提出的“通變”,即文學創作上繼承和革新的關系。他要求作家要大膽的創新:“日新其業”,“趨時必果,乘機無怯”。只有不斷的創新,即《文心雕龍》所說的“變”,文學創作才會得到不斷的發展:“變則其(可)久”(《通變》)“異代接武,莫不參伍以相變,因革以為功”(《物色》)。但它又強調任何“變”或創新都離不開“通”,即繼承。所謂“通”,是指文學的常規:“名理有常,體必資于故實?!蔽膶W創作只有通曉各種“故實”,才會“通則不乏”(《通變》),“洞曉情變,曲昭文體,然后能孚甲新意,雕畫奇辭。昭體故意新而不亂,曉變故辭奇而不黷”(《風骨》)?!靶乱狻焙汀捌孓o”的創造,都是離不開“通”,即繼承的。不然,“雖獲巧意,危敗亦多?!币虼?,只有將“通”與“變”,“因”與“革”很好地結合和統一起來,文學創作才有可能“騁無窮之路,飲不竭之源”(《通變》),獲得長足的健康的發展。

文學批評


《文心雕龍》關于批評的論述,頗多見解精到,其中《知音》篇是中國文學理論批評史上探討批評問題的較早的專篇文獻。它提出了批評的態度問題、批評家的主觀修養問題、批評應該注意的方面等。有些論述雖然帶有經學家的氣息,但不少論述都是較精辟的。例如關于批評態度問題,劉勰非常強調批評應該有全面的觀點。因為作家的才能稟性不僅“修短殊用”“難以求備”(《程器》);而且,由于文學創作從內容到形式都是豐富而多樣的,因此批評家就不應“各執一隅之解,欲擬萬端之變”,否則就會出現“所謂‘東向而望,不見西墻’”的現象。又如對于批評家,他特別強調廣博識見的重要性:“圓照之象,務先博觀?!辈⑶腋鶕缸T的“能讀千賦則善賦……能觀千劍則曉劍”(《全后漢文》卷十五《賦道》),提出了一個在后世非常出名的論斷:“操千曲而后曉聲,觀千劍而后識器”(《知音》)認為任何批評中的真知灼見,只能是建立在廣博的學識和閱歷基礎之上的。這些意見不僅對當時作家們“各以所長,相輕所短”(曹丕《典論·論文》),“人人自謂握靈蛇之珠,家家自謂抱荊山之玉”(曹植《與楊德祖書》)的不良批評風尚具有積極的針砭意義,而且至今仍有一定的借鑒意義。但作為一個批評家來說,劉勰有時也是缺乏應有的識力和判斷的,例如他對杰出作家陶淵明,竟一語未及。

文學評論


對文學創作中的主客觀關系作了詳細而深入的論述。先秦兩漢時期,文論已簡括涉及這一問題,如《詩大序》的“情動于中而形于言”等可為代表論點。魏晉時,曹丕開始接觸了作家的稟性氣質問題,陸機對藝術想象問題作了精辟的論述。而劉勰則對創作中的主客觀的關系等,作了更為明確而全面的論述。它首先肯定了“云霞雕色”“草木賁華”等現象之美,是一種客觀存在,所謂“夫豈外飾,蓋自然耳”(《原道》)。同時,又十分強調創作主體即作家先天的稟性、氣質、才能(《體性》《才略》等篇)及后天的學識修養等對文學創作反映現實美的重要性。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文心雕龍》還論述了在創作中,主觀的“情”和客觀的“景”,是互相影響、互相轉化的,即“情以物興”和“物以情觀”(《詮賦》)“情以物遷,辭以情發”(《物色》)“登山則情滿于山,觀海則意溢于?!保ā渡袼肌罚?,認為作家觀察外物,只有帶著深摯的情感,并使外物染上強烈的感情色彩,藝術表現上才會有精巧的文采?!段男牡颀垺穼τ谖锱c我、情與景關系的論述,對唐代及唐以后有關這個問題的探討,有著重要影響。

《文心雕龍》十分強調情感在文學創作全過程中的作用。要求文學創作要“志思蓄憤,而吟詠情性”,主張“為情而造文”;反對“為文而造情”(《情采》)。認為創作構思為“情變所孕”(《神思》),結構是“按部整伍,以待情會”(《總術》),剪裁要求“設情以位體”(《镕裁》),甚至作品的體裁、風格,也無不由強烈而真摯的感情起著重要的作用。這一認識是相當深刻,符合文學的特點和規律的。

《文心雕龍》對于風格和風骨也有深入的研討和論述。在《體性》篇中,劉勰繼承曹丕關于風格的意見,作了進一步的發揮,認為形成作家風格的原因,有先天的才情、氣質的不同——“情性所鑠”;也有后天的學養和習染的殊異——“陶染所凝”。并且將各種不同的文章,分為四組八體,每一組各有正反兩體——“雅與奇反,奧與顯殊,繁與約舛;壯與輕乖”;但它們又互相聯系——“八體雖殊,會通合數,得其環中,則輻輳相成”。作者在這八體中參差演化,就會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劉勰關于風格的研究,對后來的《詩式》《二十四詩品》等,都曾發生直接的影響。

在風格論的基礎上,劉勰特別標舉“風骨”?!帮L骨”一詞本是南朝品評人物精神面貌的專用術語。文學理論批評中的“風骨”一詞,正是從這里引申出來的?!帮L”是要求文學作品要有較強的思想藝術感染力,即《詩大序》中的“風以動之”的“風”;“骨”則是要求表現上的剛健清新?!帮L骨”的理論,既是針對南朝浮靡的文風而發,也是從傳統文學理論中概括出來的?!帮L骨”之說,對唐代詩歌的發展,曾經發生過重大的影響。

《文心雕龍》關于藝術想象的理論,也有精辟的論述。繼承《文賦》關于這一問題的見解,作了進一步的論述和發揮?!渡袼计方栌谩靶卧诮V?,心存魏闕之下”這一成語,論述藝術想象超越時空限制的特點:“故寂然凝慮,思接千載;悄焉動容,視通萬里?!钡直汝憴C的觀點大大前進了一步,認為藝術想象并非凌虛蹈空而生的,它以“博見為饋貧之糧”的形象化的比喻,說明藝術想象的基礎只能是客觀生活中的素材或原料。這一見解,是符合實際的。同時,它又提出“神與物游”的重要觀點?!吧瘛奔础吧袼肌?,是六朝時期的常用語匯,意即思維的特點是不疾而速的;語出《易?系辭上》:“唯神也,故不疾而速,不行而至?!薄拔铩奔纯陀^現實?!吧衽c物游”即指作家在藝術想象的全過程中,始終離不開具體、感性的物象,兩者始終是有機結合在一起的,這正是形像思維的特點?!段男牡颀垺愤€強調指出,唯有當作家的精神心理處于“虛靜”狀態,用志不分,不受外界的紛擾時,才能更好地馳騁自己的藝術想象力?!疤撿o”之說源于道家,荀子曾有進一步的發展,而劉勰將它創造性地運用于文藝創作理論。

《文心雕龍》在論述藝術想象時,還提出了“積學以儲寶,酌理以富才,研閱以窮照”等見解,強調藝術想象要有平日廣泛的積累和生活知識,這樣就為他的藝術想象的理論奠定了堅實的樸素唯物主義的基礎?!段男牡颀垺防^《文賦》之后,對于藝術想象及形像思維的論述,對后世發生了重要的影響。例如王昌齡所說的“神會于物”(《唐音癸簽》卷二),蘇軾所說的“神與萬物交”(《書李伯時山莊圖后》),黃宗羲所說的“古之人情與物相游,而不能相舍”(《黃孚先詩序》)等觀點,都是漤觴于《文心雕龍》“神與物游”的。在《文心雕龍·神思》篇中還對“辭令”“志氣”和語言的關系作了很好的闡發。

關于文學創作,《文心雕龍》論述到的問題還有:文學的夸張、結構、剪裁、用事、修辭、含蓄和聲律等。在這些問題的論述中,同樣不乏精辟的創見,例如在《夸飾》中,《文心雕龍》不僅第一次提出了文學創作離不開必要的夸張,以使作者表現的事物更為突出,但他又主張夸而有節,反對夸張失實。

關于各種文章體裁、源流的闡述,也是《文心雕龍》的重要內容。自曹丕、陸機相繼對文章體制的同異提出了意見后,晉代摯虞的《文章流別論》、李充的《翰林論》,都對這一問題進行了進一步的探討,但這些著作都已亡佚。劉勰的《文心雕龍》從第 5篇《辨騷》起,到第25篇《書記》止,就成為中國現存的南朝時代關于文章體制和源流的唯一重要的著作,也是關于這一問題的重要的歷史文獻。其中不乏細致,中肯以至精辟的見解。例如在《明詩》篇中,它對自建安時代起到劉宋初年詩歌發展過程的論述,就是如此。

作品價值編輯

《文心雕龍》是一部“體大思精”“深得文理”的文章寫作理論巨著。全書分五十篇,內容豐富,見解卓越,皆“言為文之用心”,全面而系統地論述了寫作上的各種問題。尤為難得的是對應用寫作也多有論評。粗略統計,全書論及的文體計有59種,而其中屬于應用文范疇的文體竟達44種,占文體總數的四分之三。(《應用寫作》雜志1996年第4期,《

文學史的觀念


《文心雕龍》作者劉勰認為,文學的發展變化,終歸要受到時代及社會政治生活的影響。他在《時序》篇中說:“文變染乎世情,興廢系乎時序”,并在《時序》《通變》《才略》諸篇里,從上古至兩晉結合歷代政治風尚的變化和時代特點來探索文學盛衰的原因,品評作家作品。比如他說建安文學“梗概而多氣”的風貌,是由于“世積亂離,風衰俗怨”而形成;東晉玄言詩泛濫,是由于當時“貴玄”的社會風尚所決定。注意到了社會政治對文學發展的決定影響。不僅如此,他還注意到了文學演變的繼承關系。并由此出發,反對當時“競今疏古”的不良傾向。這些都是十分可貴的。

內容與形式


分析論述了文學創作內容和表現形式的關系,主張文質并重。在《風骨》篇里,他主張“風情骨峻”;在《情采》篇里,他強調情文并茂。但在二者之間,他更強調“風”“情”的重要,他主張“為情而造文”,反對「為文而造情」,堅決反對片面追求形式的傾向。

總結經驗教訓


從創作的各個環節上總結了經驗,提出了應該避免的失敗教訓。他指出,在創作上,作家“神與物游”的重要,強調了情與景的相互影響和相互轉化。他還指出,不同風格是由于作家先天的才情、氣質與后天的學識、習染存在著差異的結果。針對當時“近附而遠疏”“馳騖新作”的風氣,他提出了繼承文學傳統的必要,論述了文學創作中“新”“故”的關系。此外,他對創作中諸如韻律、對偶、用典、比興、夸張等手法的運用,也提出了許多精辟的見解。

建立方法論


在《知音》篇里,他批評了“貴古賤今”“崇己抑人”“信偽迷真”“各執一隅之解”的不良風尚,要求批評家“無私于輕重,不偏于憎愛”。與此同時,他還提出了“六觀”的批評方法:一觀位體,看其內容與風格是否一致;二觀置辭,看其文辭在表達情理上是否確切;三觀通變,看其有否繼承與變化;四觀奇正,看其布局是否嚴謹妥當;五觀事義,看其用典是否貼切;六觀宮商,看其音韻聲律是否完美。這在當時是最為全面和公允的品評標準。

歷史局限性


《文心雕龍》雖然有不可避免的歷史局限性,特別是“宗經”“徵圣”等儒家思想對于他的文學理論有不少消極影響;但是,這并不妨礙它成為中國文學理論批評史上一部名副其實的“體大而慮周”“籠罩群言”、富有卓識的專著,是中國文學理論批評史上的一份十分寶貴的遺產,受到了世界上許多國家的理論工作者越來越多的注意和重視。

版本和注釋

在中國,對《文心雕龍》的研究、注釋、翻譯著述頗多?,F存最早寫本為唐寫本殘卷(藏北京圖書館)。以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元至正本為最早版本,并有《四部叢刊》影印明嘉靖本。通行本有清人黃叔琳本,今人范文瀾《文心雕龍注》、詹锳先生的《文心雕龍義證》、楊明照《文心雕龍校注》及《文心雕龍校注拾遺》、周振甫《文心雕龍注釋》、王利器《文心雕龍校證》等。

書籍評價


中國第一部美學和文學理論巨著,也是一部文學批評著作,完書于中國南北朝時期。

《文心雕龍》分為“上、下”兩編,每編25篇,包括“總論”、“文體論”、“創作論”、“批評論”、“總序”等五部分。其中總論5篇,論“文之樞紐”,打下理論基礎;文體論20篇,每篇分論一種或兩三種文體;創作論19篇,分論創作過程、作家風格、文質關系、寫作技巧、文辭聲律等;批評論5篇,從不同角度對過去時代的文風及作家的成就提出批評,并對批評方法作了探討,也是全書精彩部分;最后一篇《序志》是全書的總序,說明了自己的創作目的和全書的部署意圖?!段男牡颀垺啡珪堋吨芤住范軐W的影響很大。  

《文心雕龍》是中國有史以來最精密的批評的書,“體大而慮周”,全書重點有兩個:一個是反對不切實用的浮靡文風;一個是主張實用的“攡文必在緯軍國”之落實文風。劉勰把全部的書都當成文學書來看,所以本書的立論極為廣泛。

《文心雕龍》是劉勰在入定林寺的后期所寫,是“齒在逾立”之年的作品,他曾幫助僧祐整理佛經,有學者認為《文心雕龍》多少有受佛教思想的影響。饒宗頤〈《文心雕龍》與佛教〉說:“他的文學理論之安排,卻建筑于佛學根基之上?!鄙v所使用的“原始要終”一詞,在《文心雕龍》之中共使用四次。日本學者興膳宏例舉《文心雕龍》與《出三藏記集》的相似處。  

清代黃叔琳《文心雕龍輯注》出現以后,成為《文心雕龍》的通行本。
歷史紀實 | 歷史圖片 | 中國歷史朝代表 | 歷史云 | 歷史上的今天 | 塵土商城 | 中國歷史 | 世界歷史 | 故事會 | 鬼故事 | 小說 | 女性 | 股市
點此塵土網(中國歷史)站長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老狼博客

©2020  塵土網-塵土歷史網版權所有,感謝PHPCMS提供后臺

湘ICP備18021165號  公安備案:32058302001038
塵土歷史網精心為你打造一個學習中國歷史,了解中國歷史文化的平臺,
內容精心為您準備
新浪1分彩的官网 时时彩全天玩法计划 北京PK10开奖计划 极速飞艇开奖视频 腾讯分分彩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