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1分彩的官网欢迎您的到來!

百世之基

互聯網 0
導讀:石守信等人也是面露得意之色,趙匡胤輕輕瞄了一眼,突然臉色凄切,話鋒陡轉:“不過皇帝這個位子也不好坐?。▽殞毿睦锟喟 ?,還沒有你們當節度使來得快活,朕現在天天都睡不安穩那!
  建隆二年(公元961年)七月,宋朝的高級禁軍將領石守信、高懷德、王審琦、張令鐸等人都收到了一封邀請函——大宋皇帝趙匡胤邀請諸位去皇宮開PATTY。

  似乎只是一次普通的宮廷夜宴,石守信等人高高興興地赴約了。

  君臣見面,分外親熱,作為昔日趙匡胤的好兄弟,石守信等人在太祖面前也沒有太多的拘束,夜宴的氣氛理所當然的溫馨而熱烈。

  【杯酒釋兵權】

  正當大家都喝到興頭上的時候,趙匡胤大手一揮,屏退左右,拍著石守信的肩膀,眼眶泛著淚光動情地說:“若不是各位兄弟鼎力相助,我趙匡胤也沒有今天那!”

  石守信等人也是面露得意之色,趙匡胤輕輕瞄了一眼,突然臉色凄切,話鋒陡轉:“不過皇帝這個位子也不好坐?。▽殞毿睦锟喟 ?,還沒有你們當節度使來得快活,朕現在天天都睡不安穩那!”

  趙匡胤的這一番話令石守信等人聽的是一頭霧水,忙問其故。

  趙匡胤感嘆道:“這還用說嗎,朕現在坐的這個位子,誰不想要呢?!”

  石守信等人嚇得直冒冷汗,趕緊下跪:“陛下何出此言?現在天下已經大定,誰敢有二心!”

  趙匡胤故作無奈狀:“朕當然信得過你們(這句話是要打個大大的問號滴),但是誰敢保證你們的手下就沒有一點心思呢,如果有貪圖富貴的人(就像當初你們一樣),硬是把黃袍批在你們身上,你們自己雖然不想做皇帝(這句話也是要打個大大的問號滴),可是形勢所逼,在那樣的情況下,你們還能拒絕嗎?”

  趙匡胤此言一出,石守信等人不禁大驚失色——皇上的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那還不明擺著他對我們這幫兄弟不放心嗎!

  于是,眾人皆伏地,哭拜道:“我等愚昧,沒有想到這么嚴重,只希望陛下念在兄弟一場的情分上,給我們指一條生路吧?!?div class='www_xtmm_cn'>

  趙匡胤笑了笑,頓時釋然,開始談起了人生哲理:“人生嘛,就好像那白駒過隙,轉瞬即逝啊。人活一世不就是追求富貴二字嗎,而所謂富貴,也不就是多攢點MONEY,多搞點MUSIC,讓子子孫孫不再受窮而已嘛。各位愛卿,何不放下兵權,卸下重擔,為朕出鎮四方,守衛沃土,做個封疆大吏,順便搞點房地產,置辦點物業,為子孫們留點不動產。自己每天吃吃火鍋唱著歌,順便跳個廣場舞,安享天年,你我再結成兒女親家,彼此之間沒有猜疑,相安無事,豈不OK?!”(《續資治通鑒長編》:“人生如白駒之過隙,所為好富貴者,不過欲多積金錢,厚自娛樂,使子孫無貧乏耳。爾曹何不釋去兵權,出守大藩,擇便好田宅市之,為子孫立永遠不可動之業,多置歌兒舞女,日飲酒相歡以終其天年。我且與爾曹約為婚姻,君臣之間,兩無猜疑,上下相安,不亦善乎!”)

  趙匡胤一番關于人生哲理的感悟,令石守信等人茅塞頓開——皇上都把道給指清楚了,再不順桿爬,那可就真是太不懂事了。

  于是,石守信等人皆拜服:“陛下為我們考慮得如此周到,真是把我們當成了生死骨肉??!”

  口頭協議就這樣達成了,夜宴在賓主雙方皆大歡喜的友好氣氛中圓滿結束。

  第二天,參加夜宴的所有將領異口同聲地上奏:身體不好,請求免職。


  趙匡胤欣然接受了兄弟們的辭呈,并大加賞賜。

  緊接著,趙匡胤正式下達外調命令:石守信為山東東平軍分區司令(天平軍區節度使),高懷德為河南商丘軍分區司令(歸德軍區節度使),王審琦為安徽壽縣軍分區司令(忠正軍區節度使),張令鐸為河南濮陽軍分區司令(鎮寧軍區節度使),將上述中央禁軍的高級將領全部外調,其軍權均被取消,而另外一個敏感的職位——殿前副點檢,從這時候起,也就不再實授。

  不久之后,趙匡胤更是兌現了結為兒女親家的誓言,趙匡胤的女兒嫁給了石守信的兒子,趙匡胤的三弟趙光美則娶了張令鐸的女兒。

  皇族與勛臣舊將結成了緊密的利益共同體。

  從此,君臣一體,共保大宋。

  這就是傳說中的“杯酒釋兵權”。

  【一杯酒的代價】


  “杯酒釋兵權”可以看成是宋朝立國之后皇權強化的一個標志性事件。

  從此以后,趙匡胤抓住了軍權,也就抓住了命根子,而石守信等人放下了軍權,也就抓住了錢袋子。

  于是,“杯酒釋兵權”釋去了武將手中的軍權,也釋去了皇帝心中的包袱,更釋去了君臣之間的猜疑,可以說是君臣釋然、皆大歡喜。

  趙匡胤一杯美酒,輕而易舉地解決了武將掌控軍權的問題,被后人譽為“最高政治藝術的運用”,成為千古佳話。

  的確,比之劉邦、朱元璋等人在開國之后大殺功臣的做法,趙匡胤此舉實在是稱得上“厚道”二字。

  不過,一枚硬幣總是有兩面的。

  石守信等人既然和皇帝簽了協議,有了保障,那么摟錢的時候自然不會含糊,而趙匡胤得了便宜,自然也就聽之任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所以,石守信等人后半生的主要工作就是摟錢AND花錢。

  史書記載石守信“專務聚斂,積財鉅萬”。

  按理說,有了這么多錢,石財主應該過得很幸福吧,可是自古以來,有錢人都有一個毛病——一旦錢多了,心就發慌了,精神不免感到空虛、頹廢和寂寞了,總得找點精神寄托。

  于是,石財主就迷上了佛教,在洛陽大興土木,建造寺廟,勞民傷財,當地老百姓不堪其苦。

  老石的行為方式,看著離譜,卻也可以理解,套用今天的一句話來說,那就是:哥花的不是錢,是寂寞!

  因此,在我看來,“杯酒釋兵權”其實是以民之利換國之基,一杯酒的代價卻是無數的民脂民膏!

  【制度永遠最重要】


  削奪石守信等人的軍權后,趙匡胤曾經想讓天雄軍節度使符彥卿統領禁軍。

  符彥卿,是李克用的養子李存審(原來姓“符”,被李克用收養后改姓“李”)的第四子,十三歲的時候就能上馬殺敵了,也算是五代的一員驍將。

  不過,五代時期,名將如云,若單論武功,老符削尖了腦袋,恐怕也擠不進前十。

  但是,如果說到命好,恐怕就算是第一了。

  符彥卿的三個女兒,兩個嫁給了后周世宗柴榮,且被柴榮先后立為皇后,另一個女兒嫁給了宋太祖的弟弟趙光義,后來也被立為皇后。

  三個女兒,均為皇后,老符也籍此,貴為兩朝國丈,這命好的真不是一點半點??!

  放著現在,老符完全可以閑來無事,寫一本《“育”女心經》(注意,不是《玉女心經》啊,看錯的同學自覺鄙視一下自己),抖一抖超級皇后的培養秘訣,保證立馬闖入國內暢銷書前三,絕不是吹的!

  由于這層姻親關系的緣故,趙匡胤兄弟倆對符彥卿都比較敬重,也正因為如此,趙匡胤覺得把兵權交給老符比較放心。

  可是趙普不放心。

  這邊趙匡胤把任命狀都擬好了,那邊趙普就是壓著不發,并力勸宋太祖深思。

  趙匡胤很不高興,怒了:“朕對符彥卿不薄,他絕不會辜負我!”

  趙普馬上回了一句:“周世宗陛下也不薄,陛下何以周世宗?!”

  趙匡胤一聽,愣了,默不作聲,終于收回了成命。

  至此,在趙普的循循善誘下,趙匡胤總算是明白一個道理:

  制度永遠都比人重要!千萬別迷信人!

  一個合格的政治家首先要做到的,就是絕對不能感情用事!

  也就是從這一刻起,趙匡胤徹底拋棄了對人性品德的幻想,轉而以制度建設為核心,集中全力解決五代亂政的根源,重新構建新王朝的各項軍事制度。

  【辦法是想出來的】


  在趙普的建議之下,趙匡胤所采取的第一個措施,就是對中央禁軍的機構進行改革,將原來的兩司改為了三衙,即將原來的侍衛司和殿前司調整為殿前都指揮司、侍衛馬軍都指揮司和侍衛步軍都指揮司,這就是所謂的三衙統領。

  這種機構設置的結果就是:禁軍的權力被一分為三,名副其實的“三權分立”。

  同時,趙匡胤又選拔了一批參加“革命”時間不長、群眾威望不高、資歷較淺的將領擔當三司的長官。

  這樣做的好處很明顯,三個打工仔之間互相牽制,防止專權,從而保證皇帝對于中央禁軍的絕對控制權,皇權進一步得到了強化。


  第二個措施則是:建立了不同于前朝的軍事調撥機制。

  樞密院是當時的中央最高軍事機關,掌管著全國軍隊的調動大權。

  為了保證皇權對于軍隊的絕對控制,趙匡胤定下了一個鐵打的規矩,那就是樞密院必須直接秉承皇帝旨意,有皇帝正式簽署并敕印的詔書,才能調動全國軍隊,否則一兵一卒都不能動。

  由此,軍隊的調動和指揮大權就被皇帝直接掌握了。

  同時,樞密院與三衙又各有所司:樞密院有調兵之權,卻不掌管軍隊;三衙掌管軍隊,卻無調兵之權。

  通過這種制度的設計,使得調兵權與領兵權分離,各自獨立,相互制約。即所謂“兵符出于樞密,而不得統其眾;兵眾隸于三衙,而不得專其制?!?div class='www_xtmm_cn'>

  并且,為了保證皇帝對于軍權的直接控制,趙匡胤還規定,今后每逢有戰事,均由皇帝臨時性的任命統帥(率臣)領兵出征,戰爭一結束,統帥即立刻回樞密院交接兵符,向皇帝報到,同時罷除兵權。

  即,所謂“樞密掌兵籍、虎符,三衙管諸軍,率臣主兵柄,各有分守”(《宋史?職官二》),從而實現了“發兵之權”、“握兵之重”、“統兵之職”的分立,這樣就使兵將分離、將不專兵,武將專權的風險由此大大的降低了。


  第三個重要措施是:建立了內外相維的兵力配備制度。

  趙匡胤采納趙普的建議,把禁軍的兵力一分為二,一半屯駐在京城,一半戍守各地,使京城駐軍足以對付外地可能發生的變亂,同時外地駐軍聯合起來也足以制止京城駐軍可能發生的內變。

  內外軍隊互相制約,大眼瞪小眼,誰都不敢搞小動作。

  而坐在上面的boss——皇帝也就可以牢牢地控制全國軍隊了,所謂“內外相制,無輕重之患”,這就是“內外相維”的軍事力量分配原則。


  第四個措施是:實行兵將分離制度。

  趙匡胤以“習勤苦,均勞逸”為名,命令無論駐屯京城的禁軍,還是駐在外地的禁軍都必須定期調動,京城駐軍要輪流到外地或邊境戍守,內外輪換,定期回駐京師,這種輪流駐防的辦法就稱為“更戍法”。

  這種方法名義上是鍛煉士兵吃苦耐勞,實際上是借著士兵的經常換防,造成兵不識將、將不識兵,兵無常帥、帥無常師的局面,將領很難在士兵中建立自己的聲望,也就再也不能率兵同皇帝對抗了。

  為了鍛煉士兵的體能,防止士兵偷懶,趙匡胤甚至還定下了這樣一條軍規,即部隊若駐扎于城東,則必須將軍糧所安置于城西,士兵若要取得每月的口糧,必須從城東跑到城西自己去拿,即所謂“兵不至于驕惰”。

  于是,在當時的中國大地上,就出現了這樣一種奇特的情形:一撥一撥的士兵在廣袤的中國大地上來回奔波,春秋寒暑,日復一日,每一個士兵幾乎總是處于運動狀態之中。

  遠遠望去,好似“螞蟻搬家”。

  所以給趙匡胤打工,想偷懶恐怕是辦不到的。

  【強干弱枝】


  在對中央禁軍的軍事制度進行大刀闊斧改革的同時,趙匡胤對于地方藩鎮也亮出了手術刀,其做法正是按照趙普的建議實施的,即“強干弱枝”,從政權、財權、軍權三個方面來削弱藩鎮:


  第一,削奪其權。


  為削弱各地節度使的行政權力,趙匡胤規定由中央派遣文官出任知州、知縣等地方官,五代時期武夫掌管地方政權的局面開始得以改變。

  同時,在知州之外設立通判,兩者共掌政權,互相牽制,分散和削弱了地方長官的權力,使一州之權不致為知州把持,防止偏離中央政府的統治軌道。

  而由于通判的權力太大,甚至很多地方出現了一種有趣的現象:

  一旦通判與知州的意見有分歧時,通判居然敢對著知州叫喚道:你小子老實點,我是朝廷派來監督你的?。ā?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pyqxy.site/2011/1021/1NMDAwMDAxNTc1Nw.html">我是監郡,朝廷使我監汝!”)

  作為一州之長的知州對此也居然是束手無策,垂頭喪氣,無可奈何。

  北宋大文豪歐陽修在其文集《歸田錄》中,就曾經記載過一個關于“通判”的趣事:

  當時的大宋朝廷中有一名中央官員名叫錢昆,有一次,他向朝廷請求外放任職地方,組織收到錢昆的申請后,也很重視,立刻派人來和他談話,征求意見,問他:“錢兄,你想去哪個州任職???”

  偏偏這個錢昆同志是浙江余杭人,從小就喜歡吃螃蟹,于是,這位仁兄便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只要是有螃蟹沒有通判的地方,就行??!”

  眾人聞言皆大笑。

  僅此一例,就可以看出地方官員對通判的敬畏之心。

  通判一職的設立,有效地分割了地方權力,從此,大宋王朝地方官員擅權的風險大大降低。

  第二,制其錢谷。


  為限制各地節度使的財政糧餉權限,趙匡胤規定地方錢糧賦稅必須大部輸送中央,并在各地方設置專門的財務人員——轉運使,來主管該項工作。

  將一路所屬州縣財賦,除留少量應付日常經費外,其余的錢帛都要送到京城上交中央政府,不得占留,這樣地方的財權就完全收歸了中央。

  沒有了錢袋子,地方藩鎮再想搞分裂就很困難了。

  同時也就造成了另一種有趣的現象:中央富得流油,地方年年哭窮。


  第三,收其精兵。


  為限制地方的軍事力量,趙匡胤下令各州將地方部隊中驍勇的兵士,全部選送到京城補入禁軍。

  同時,挑選出強壯的士卒定為“兵樣”送到地方,這些作為標準的士兵往往具有“琵琶腿、車軸身”的特點。

  通俗一點說,就是下身長、上身壯。

  據說具備這樣身材的人,力氣往往比較大。

  于是,這些精心挑選出來的長腿歐巴們,便成為了軍營的MODEL。

  各地均按照 “琵琶腿、車軸身” 的標準去召募新兵,然后送到京城充入禁軍。

  這樣一來,中央禁軍便集中全國精兵,而地方軍隊只剩下了老弱病殘,再也無力對抗中央。

  于是就出現了又一種有趣的現象:禁軍部隊身強力壯舞槍弄棒,地方部隊也就只能搞搞聯防了。

  趙匡胤的這些措施,用南宋理學家朱熹的話來說,就是“兵也收了,財也收了,賞罰刑政一切收了”(《朱子語類》卷128),藩鎮割據所賴以支撐的權力基礎被徹底摧毀了。

  趙匡胤通過國家軍事制度改革、對地方藩鎮權力的剝奪,徹底地改變了五代時期藩鎮割據、朝廷羸弱、武夫跋扈、文臣無權的狀況,形成了“收鄉長、鎮將之權悉歸于縣,收縣之權悉歸于州,收州之權悉歸于監司,收監司之權悉歸于朝廷”的局面,皇權在趙匡胤的手中得到了空前的強化。


  而這些措施也被宋朝的后繼者們視為太祖皇帝的祖宗家法,被譽為“百世之基”,為宋朝三百年的國運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網友最愛:
 
 
熱點圖片
最新圖片
歷史紀實 | 歷史圖片 | 中國歷史朝代表 | 歷史云 | 歷史上的今天 | 塵土商城 | 中國歷史 | 世界歷史 | 故事會 | 鬼故事 | 小說 | 女性 | 優質建材| 股市
點此塵土網(中國歷史)站長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老狼博客

©2019  塵土網-塵土歷史網版權所有,感謝PHPCMS提供后臺

湘ICP備18021165號  公安備案:32058302001038
塵土歷史網精心為你打造一個學習中國歷史,了解中國歷史文化的平臺,
內容精心為您準備
新浪1分彩的官网 时时彩全天玩法计划 北京PK10开奖计划 极速飞艇开奖视频 腾讯分分彩在线计划
1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