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1分彩的官网欢迎您的到來!

臧質

互聯網 0
導讀:,為江夏王劉恭的撫軍參軍,因平時舉止輕薄無檢,被文帝所知,降為給事中。因會稽長公主常為他說好話,才又當了建平太守。在任期間,臧質很受當地蠻楚少數民族的擁護。南蠻校尉劉湛還朝時,稱臧質為良守。后又升遷寧遠將軍、歷陽太守。仍遷竟陵、江夏內史,復為建武將軍、巴東、建平二郡太守。臧質三十出頭,而屢居名郡,涉獵文史,處理公務熟練無差,有氣干,好言兵。文帝劉義隆認為臧質可當重任
臧質(400—454.7.13),字含文,東莞莒(今山東莒縣)人,南北朝時期宋朝大將。
臧質的父親臧熹(字義和)是武敬皇后之弟,于東晉義熙九年(414年)去世,時年三十九,被追贈為光祿勛。臧質“少好鷹犬,善蒱博意錢之戲”(《宋書·臧質列傳》),他身高六尺七寸,高顴骨突下巴,禿頂卷發。
臧質未滿二十歲時,被掌握東晉大權的劉裕任命為世子中軍行參軍。臧質曾拜訪護軍趙倫之,但趙倫之名位已重,沒有接見臧質。臧質憤然而起說:“大丈夫各以老嫗作門戶,何至以此中相輕”(《南史·臧質列傳》)。趙倫之聞后有慚色,準備向臧質道歉,但臧質已拂袖而去。
永初元年(420年),臧質為員外散騎侍郎,后因母親去世而辭職。服喪期滿后,為江夏王劉恭的撫軍參軍,因平時舉止輕薄無檢,被文帝所知,降為給事中。因會稽長公主常為他說好話,才又當了建平太守。在任期間,臧質很受當地蠻楚少數民族的擁護。南蠻校尉劉湛還朝時,稱臧質為良守。后又升遷寧遠將軍、歷陽太守。仍遷竟陵、江夏內史,復為建武將軍、巴東、建平二郡太守。
臧質三十出頭,而屢居名郡,涉獵文史,處理公務熟練無差,有氣干,好言兵。文帝劉義隆認為臧質可當重任,便任命他為徐、兗二州刺史,加都督。但臧質行為過于無束,奢侈浪費,濫施命令,而被有司檢舉,后被赦免。臧質和范曄、徐湛之等交情深厚,范曄謀反,以為臧質一定會和他一起舉兵,恰好事發,他于是又為建威將軍、義興(今江蘇宜興)太守。
元嘉二十七年(450年)春,遷南譙王義宣司馬、寧朔將軍、南平內史。未上任之時,正值北魏太武帝拓跋燾圍困懸瓠(今河南汝南),時宋守軍不滿千人,左軍行參軍陳憲代理汝南郡事,守懸瓠。懸瓠為東晉、南北朝時期的家必爭之地,北魏軍南下后即將其包圍。陳憲率宋軍頑強抵抗,殺傷魏軍數以萬計,但城中死者也過半。時宋軍已堅守42天,文帝劉義隆派臧質輕裝趕往壽陽,與安蠻司馬劉康祖等共救陳憲,魏帝命殿中尚書任城公拓跋乞地真率兵迎擊,臧質等擊斬拓跋乞地真。四月,魏帝見攻城不克,遂撤軍而回。
文帝劉義隆又派臧質乘機攻打汝南西境刀壁等山蠻,大破之,獲萬余口,升為太子左衛率。但因枉殺隊主嚴祖等原因被免官。
是年六月,文帝劉義隆告辭魏太武帝誅殺謀主崔浩,又值河道通暢,柔然遣使遠來,誓為犄角,遂不顧多數大臣反對,于七月遣大軍伐北魏。臧質以白衣身份與驃騎司馬王方回等率軍出許昌、洛陽。
閏十月,魏太武帝下令全面反攻,宋軍全線潰敗。十一月,魏帝攻鼓城,不克。十二月,魏帝引兵南下,使中書郎魯秀趨廣陵(今江蘇揚州西北),拓跋那趨山陽(今江蘇淮安)、拓跋仁趨橫江(今安徽和縣東南),所過肆意殘殺,城邑望風奔潰。
文帝以臧質為輔國將軍、假節、置佐,率萬人北救。至盱眙(今江蘇盱眙東北)時,魏帝已過淮河,臧質令冗從仆射胡崇之、積弩將軍臧澄之營于東山,建威將軍毛熙祚據前浦,臧質營于城南。魏軍攻胡崇之、臧澄之二營,胡崇之等力戰不敵,軍散,皆為魏軍所殺。魏軍又攻毛熙祚,毛熙祚所領悉為北府精兵,幢主李灌率厲將士,殺傷魏軍甚多。時毛熙祚受重傷而死,宋軍遂亂。臧質見魏軍兵盛,按兵不敢救。當晚,臧質軍也潰敗,棄輜重器械,僅率700人退入盱眙城。
盱眙太守沈璞以郡當沖要,已早有備,城內有士兵3000人。臧質見城中豐實,大喜。魏軍來攻,即與臧質率兵抗擊。魏帝見城堅難克,即留韓元興率數千人守盱眙,自率大軍進至瓜步山(今江蘇六合東南),伐葦為筏,聲言欲渡江直搗建康(今南京)。臧質與沈璞趁機完善工事。
元嘉二十八年(451年)正月,魏帝求和親不成,宋軍沿江嚴備,難于突破防線,加之軍中乏糧,只得北撤,全力攻打盱眙。魏帝先向臧質求酒臧質,臧質將自己的尿封好,送給魏帝。魏帝勃然大怒,驅使丁零、匈奴、氐羌等族士兵于一夜間筑長圍攻盱眙,運東山土石以填塹,造浮橋于君山(在盱眙城北6里處)之川,切斷了盱眙的水陸通道。
魏帝遣使送書函于臧質說:“吾今所遣斗兵,盡非我國人,城東北是丁零與胡,南是三秦氐、羌。設使丁零死者,正可減常山、趙郡賊;胡死,正減并州賊;氐、羌死,正減關中賊。卿若殺丁零、胡,無不利。”他在回信中說:“省示,具悉奸懷。爾自恃四腳,屢犯國疆,諸如此事,不可具說。王玄謨退于東,梁坦散于西,爾謂何以不聞童謠言邪:‘虜馬飲江水,佛貍死卯年。’此期未至,以二軍開飲江之徑爾,冥期使然,非復人事。寡人受命相滅,期之白登,師行未遠,爾自送死,豈容復令生全,饗有桑乾哉!但爾往攻此城,假令寡人不能殺爾,爾由我而死。爾若有幸,得為亂兵所殺。爾若不幸,則生相剿縛,載以一驢,直送都市。我本不圖全,若天地無靈,力屈于爾,齏之粉之,屠之裂之,如此未足謝本朝。爾識智及眾力,豈能勝苻堅邪!頃年展爾陸梁者,是爾未飲江,太歲未卯年故爾。斛蘭昔深入彭城,值少日雨,只馬不返,爾豈憶邪?即時春雨已降,四方大眾,始就云集,爾但安意攻城莫走。糧食闕乏者告之,當出廩相飴。得所送劍刀,欲令我揮之爾身邪!甚苦,人附反,各自努力,無煩多云。”當時北魏軍中有童謠說:“軺車北來如穿雉,不意虜馬飲江水。虜主北歸石濟死,虜欲渡江天不徙”(《宋書·臧質列傳》)。所以臧質以此答引之。
1 2 3
 
 
熱點圖片
最新圖片
歷史紀實 | 歷史圖片 | 中國歷史朝代表 | 歷史云 | 歷史上的今天 | 塵土商城 | 中國歷史 | 世界歷史 | 故事會 | 鬼故事 | 小說 | 女性 | 優質建材| 股市
點此塵土網(中國歷史)站長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老狼博客

©2019  塵土網-塵土歷史網版權所有,感謝PHPCMS提供后臺

湘ICP備18021165號  公安備案:32058302001038
塵土歷史網精心為你打造一個學習中國歷史,了解中國歷史文化的平臺,
內容精心為您準備
新浪1分彩的官网 时时彩全天玩法计划 北京PK10开奖计划 极速飞艇开奖视频 腾讯分分彩在线计划
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