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1分彩的官网欢迎您的到來!

俏潘娘簾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說技

互聯網 0
導讀:話說當日武松來到縣前客店內,收拾行李鋪蓋,交土兵挑了,引到哥家。那婦人見了,強如拾得金寶一般歡喜,旋打掃一間房與武松安頓停當。武松吩咐土兵回去,當晚就在哥家歇宿。次日早起,婦人也慌忙起來,與他燒湯凈面。武松梳洗裹幘,出門去縣里畫卯。婦人道:“叔叔畫了卯,早些來家吃早飯,休去別處吃了。
第二回 俏潘娘簾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說技
詞曰:
芙蓉面,冰雪肌,生來娉婷年已笄。裊裊倚門余。梅花半含蕊,似開還閉。初見簾邊,羞澀還留??;再過樓頭,款接多歡喜。行也宜,立也宜,坐也宜,偎傍更相宜。
話說當日武松來到縣前客店內,收拾行李鋪蓋,交土兵挑了,引到哥家。那婦人見了,強如拾得金寶一般歡喜,旋打掃一間房與武松安頓停當。武松吩咐土兵回去,當晚就在哥家歇宿。次日早起,婦人也慌忙起來,與他燒湯凈面。武松梳洗裹幘,出門去縣里畫卯。婦人道:“叔叔畫了卯,早些來家吃早飯,休去別處吃了。
”武松應的去了。到縣里畫卯已畢,伺候了一早晨,回到家,那婦人又早齊齊整整安排下飯。三口兒同吃了飯,婦人雙手便捧一杯茶來,遞與武松。武松道:“交嫂嫂生受,武松寢食不安,明日撥個土兵來使喚。”那婦人連聲叫道:“叔叔卻怎生這般計較!自家骨肉,又不服事了別人。雖然有這小丫頭迎兒,奴家見他拿東拿西,蹀里蹀斜,也不靠他。就是撥了土兵來,那廝上鍋上灶不乾凈,奴眼里也看不上這等人。”武松道:“恁的卻生受嫂嫂了。”有詩為證:
武松儀表豈風流,嫂嫂淫心不可收。
籠絡歸來家里住,相思常自看衾稠。
話休絮煩。自從武松搬來哥家里住,取些銀子出來與武大,買餅馓茶果,請那兩邊鄰舍。都斗分子來與武松人情。武大又安排了回席,不在話下。過了數日,武松取出一匹彩色段子與嫂嫂做衣服。那婦人堆下笑來,便道:“叔叔如何使得!既然賜與奴家,不敢推辭。”只得接了,道個萬福。自此武松只在哥家宿歇。武大依前上街挑賣炊餅。武松每日自去縣里承差應事,不論歸遲歸早,婦人頓茶頓飯,歡天喜地伏侍武松,武松倒覺過意不去。那婦人時常把些言語來撥他,武松是個硬心的直漢。
有話即長,無話即短,不覺過了一月有余,看看十一月天氣,連日朔風緊起,只見四下彤云密布,又早紛紛揚揚飛下一天瑞雪來。好大雪!怎見得?但見:
萬里彤雪密布,空中瑞祥飄簾。瓊花片片舞前檐。剡溪當此際,濡滯子猷船。頃刻樓臺都壓倒,江山銀色相連。飛鹽撒粉漫連天。當時呂蒙正,窯內嘆無錢。
當日這雪下到一更時分,卻早銀妝世界,玉碾乾坤。次日武松去縣里畫卯,直到日中未歸。武大被婦人早趕出去做買賣,央及間壁王婆買了些酒肉,去武松房里簇了一盆炭火。心里自想道:“我今日著實撩斗他他一撩斗,不怕他不動情。”那婦人獨自冷冷清清立在簾兒下,望見武松正在雪里,踏著那亂瓊碎玉歸來。婦人推起簾子,迎著笑道:“叔叔寒冷?”武松道:“感謝嫂嫂掛心。”入得門來,便把氈笠兒除將下來。那婦人將手去接,武松道:“不勞嫂嫂生受。”自把雪來拂了,掛在壁子上。隨即解了纏帶,脫了身上鸚哥綠[纟寧]絲衲襖,入房內。那婦人便道:
“奴等了一早晨,叔叔怎的不歸來吃早飯?”武松道:“早間有一相識請我吃飯,卻才又有作杯,我不耐煩,一直走到家來。”婦人道:“既恁的,請叔叔向火。”
武松道:“正好。”便脫了油靴,換了一雙襪子,穿了暖鞋,掇條凳子,自近火盆邊坐地。那婦人早令迎兒把前門上了閂,后門也關了。卻搬些煮熟菜蔬入房里來,擺在桌子上。武松問道:“哥哥那里去了?”婦人道:“你哥哥出去買賣未回,我和叔叔自吃三杯。”武松道:“一發等哥來家吃也不遲。”婦人道:“那里等的他!”說猶未了,只見迎兒小女早暖了一注酒來。武松道:“又教嫂嫂費心。”婦人也掇一條凳子,近火邊坐了。桌上擺著杯盤,婦人拿盞酒擎在手里,看著武松道:
“叔叔滿飲此杯。”武松接過酒去,一飲而盡。那婦人又篩一杯酒來,說道:“天氣寒冷,叔叔飲過成雙的盞兒。”武松道:“嫂嫂自請。”接來又一飲而盡。武松卻篩一杯酒,遞與婦人。婦人接過酒來呷了,卻拿注子再斟酒放在武松面前。那婦人一徑將酥胸微露,云鬟半[身單],臉上堆下笑來,說道:“我聽得人說,叔叔在縣前街上養著個唱的,有這話么?”武松道:“嫂嫂休聽別人胡說,我武二從來不是這等人。”婦人道:“我不信!只怕叔叔口頭不似心頭。”武松道:“嫂嫂不信時,只問哥哥就是了。”婦人道:“啊呀,你休說他,那里曉得甚么?如在醉生夢死一般!他若知道時,不賣炊餅了。叔叔且請杯。”連篩了三四杯飲過。那婦人也有三杯酒落肚,哄動春心,那里按納得住。欲心如火,只把閑話來說。武松也知了八九分,自己只把頭來低了,卻不來兜攬。婦人起身去燙酒。武松自在房內卻拿火箸簇火。婦人良久暖了一注子酒來,到房里,一只手拿著注子,一只手便去武松肩上只一捏,說道:“叔叔只穿這些衣裳,不寒冷么?”武松已有五七分不自在,也不理他。婦人見他不應,匹手就來奪火箸,口里道:“叔叔你不會簇火,我與你撥火。只要一似火盆來熱便好。”武松有八九分焦燥,只不做聲。這婦人也不看武松焦燥,便丟下火箸,卻篩一杯酒來,自呷了一口,剩下半盞酒,看著武松道:“你若有心,吃我這半盞兒殘酒。”武松匹手奪過來,潑在地下說道:“嫂嫂不要恁的不識羞恥!”把手只一推,爭些兒把婦人推了一交。武松睜起眼來說道:“武二是個頂天立地噙齒戴發的男子漢,不是那等敗壞風俗傷人倫的豬狗!嫂嫂休要這般不識羞恥,為此等的勾當,倘有風吹草動,我武二眼里認的是嫂嫂,拳頭卻不認的是嫂嫂!”婦人吃他幾句搶得通紅了面皮,便叫迎兒收拾了碟盞家伙,口里說道:
1 2 3 4 5
 
 
熱點圖片
最新圖片
歷史紀實 | 歷史圖片 | 中國歷史朝代表 | 歷史云 | 歷史上的今天 | 塵土商城 | 中國歷史 | 世界歷史 | 故事會 | 鬼故事 | 小說 | 女性 | 優質建材| 股市
點此塵土網(中國歷史)站長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老狼博客

©2019  塵土網-塵土歷史網版權所有,感謝PHPCMS提供后臺

湘ICP備18021165號  公安備案:32058302001038
塵土歷史網精心為你打造一個學習中國歷史,了解中國歷史文化的平臺,
內容精心為您準備
新浪1分彩的官网 时时彩全天玩法计划 北京PK10开奖计划 极速飞艇开奖视频 腾讯分分彩在线计划
319